星期三 , 7 2 月 2024

《那一夜》:那一夜,是對,是錯?然後是迷失還是放不下?

對於任何一套有死了人的非懸疑電影而言,小的最低限度看重兩件事,背後的的原因及劇情鋪排,只有這兩回合都合格了,整套電影才有說下去的意義。

《那一夜》故事講述一家五口,丈夫家暴,為母者為三子女狠心殺夫,後自首留下三兄妹,在那一夜,時間對他們就這樣停止了十五年。是的,小的會用「停下了十五年」來形容這一家庭,因為一夜間,所有平常事 – 包括爸爸對三兄妹的家暴 – 都戛然而止,但不止是壞的,連帶本應尚存的母愛都一併消失。

人在長大後,要不放下,要不繼續迷失。明顯地,劇中主要人物沒有一個可以獨善其身,連同配角 – 由筒井真理子飾演的柴田弓 – 都不能避免,還有以佐佐本藏之介擔當的新人的士司機事件,及大子 – 鈴木亮平的稲村大樹的婚姻危機為兩個主要觸發點,引發出這個家庭在眾人心中的位置。

友人N在小的進場前告誡片:「這可不是一般的電影,我怕你會想歪」。想歪是不會啦,不過在家暴面前倒是有一些感概:究竟一個為人丈夫的爸爸,要有多大壓力才可以借故打兒女?而一個為人母親的妻,要有多大的決心才可以下手?這可不是忍不忍耐的問題,而是當中所有所無的「愛」與「恨」:對三兄妹的愛,於是放棄了對家庭的「愛」;同時將對丈夫的愛轉為「恨」。對三兄妹及母親而言,十五年很長,長得只有母親堅信當初所做的一切;長得大子差點就成了第二個父親,二子差點再做了一次對家庭沒法挽救的事,只有么女堅信母親十五年的回來,昐望家庭重聚。

家庭重聚,十五年很長,長得導演白石和彌用了相當的時間來鋪排,但不失其應有的意義:每一個角色對「家庭」的觀念。由大子、二子到么女,每一個都有應該要有的戲份(當然,以人氣度計,所以為什麼小的腦海中不斷出現佐藤健的身影),所以要看松岡茉優的話多少會有點失望(笑)。本片主角佐藤健在一眾女的眼中基本都是男神般的存在,不過在本片要演活「未能釋懷的次子」的話,頹廢風還是需要的,所以他留鬚增肥以配合當中的形象。還有整套電影都是有點偏藍調的感覺,即使最後所謂的「破鏡重圓」也繼續一貫的藍調,只有那張大合照才是真正的顏色,是還不能忘懷還是不想破壞電影,在這樣精心的劇情面前,重要嗎?

後記:看過了日本原題《ひとよ》還有日本網民的評論,是小的感受太深還是日本人的壓抑情緒太厲害?不重要啦,看電影一定會有個人看法,看看就好,這篇也是,多謝收看。

About JP Movie

Check Also

以建築物構造為辯護理由 京亞尼縱火案今開庭

轟動日本以至動畫參與者的「令和 …